贝弗莉想起了那天发生的噩梦一般的事情

贝弗莉耐心地等着,可是5分钟过去了,什么事也没有发生。
贝弗莉跑了起来,周围的邻居们都惊动了。正在浇园子的帕斯科尔先生惊愕地抬起头来,丹顿夫人从二层的房间里朝外观看,3岁的拉尔斯正拉着自己的小玩具车在后院玩耍。他看见贝弗莉跑过而她的父亲在后面一边嚎叫一边追赶时,小拉尔斯哭了起来。他看见7艾尔。马什先生那张凶恶、非人的脸。此后3周他都会连续做噩梦——他看见马什先生变成了一个披着人皮的大蜘蛛。
贝弗莉屏住呼吸,不顾一切地爬了出来。她没有多想,飞也似地朝中间的另一条小巷钻了进去。说是小巷,其实窄得厉害,简直不能叫成小巷。小巷的尽头是一道铁栅栏。贝弗莉像猴子一样敏捷地翻了过去,沿着小路跑到了德里神学院,然后从后面的草地绕了过去。神学院和堪萨斯大街被一道高高的篱笆隔开了。贝弗莉从中间的缝隙偷窥,看见她父亲就站在堪萨斯大街的尽头,四处张望。
贝弗莉悄悄地爬出了汽车,然后沿着原路跑了回去。当她跑到松树林中的时候,她回过头瞅了一眼。没有人在那里了。她的心情一下子放松了。
贝弗莉忍不住又偷看了一眼,只见帕特里克正在用手搓着亨利的下体。
贝弗莉忍住不让自己哭出声来。她不想那样,她怕他们然会把她看成一个没用的小姑娘。她抓住门把手,稍微缓解了自己的恐惧。
贝弗莉失声叫道:“狼人!在那所破房子里!哦,上帝!”她不由得转过头看着窗外,好像那个怪物就潜伏在一片黑暗之中。
贝弗莉是个甜美的梦,糖果是甜美的现实。糖果是他的好朋友。
贝弗莉双手捂住脸放声大哭起来。
贝弗莉说:“你离他远一些,他很危险。凯,相信我。他真像是——”贝弗莉几乎要说出“像我的父亲”,但是她说:“他像是个疯子。”
贝弗莉抬起头,恳求地看着汤姆。她的眼睛似乎在说:“你能让我这么做,但是不要。我爱你。难道这还不够?”
贝弗莉叹了口气,斯坦利不安地转了转身……别人再没反应了。
贝弗莉停住脚步,又喜又怒地看着理奇。“我随时都能把你摔倒,理奇。”
贝弗莉痛哭起来。
贝弗莉头靠着墙壁,闭着眼睛,眼泪顺着脸颊流到耳垂。比尔盘腿坐着,下额抵在胸前。班恩——班恩突然站起来,推开了活盖。
贝弗莉吓得连忙转身,没命地朝开阔地的方向跑了起来,树枝打在她的脸上和身上她也顾不上了。
贝弗莉先下来,然后是斯坦利、班思和麦克,最后是理奇。但是当他刚要探身,听见维克多喊起来:“亨利!那儿!多杰!”
贝弗莉想了一下,又笑了起来。
贝弗莉想起了那天发生的噩梦一般的事情。她背着自己的旱冰鞋,口袋里装着比尔给她的弹弓,来到了班伦。
贝弗莉想起了他们7个人站在溪水中,想起了斯坦利和他手上那片闪闪发亮的可乐瓶碎片,想起她手心被割时尖锐的疼痛,想起他们手拉着手围成一圈,发誓说如果它再开始杀人时他们一定会回来……
贝弗莉想起了她的父亲那死白的眼睛。
贝弗莉笑得眼泪都流了下来。她说:“他们正脱下裤衩,在那里想要点燃自己放出来的屁!”
贝弗莉摇了摇头。“我想让你完全躲着他。这是惟一的办法。”
贝弗莉一步跨上前,又闪向一边,好像要迎接亨利,跟他握手。
贝弗莉一动不动地看着,好像被催眠了一样。突然她反应过来,转回头,飞快地胜过小溪,跑上了小路。她的嗓子发干,腿上的肌肉在不住颤抖。俱乐部。如果她能跑到那里,就会安全了。
贝弗莉一下子把箱子合了上去。一件衬衣的袖子从箱子边上漏了出来,就像是一个舌头。她迅速向四处看了看。“我是不是永远不会再见到这房子?”但是这样的想法并没有给她带来任何解脱。她打开门,走了出去。
贝弗莉一下子反应过来了。她像是犯了罪。
贝弗莉一下子紧张起来。她想起——比尔今天邀请麦克到他家吃午饭;而理奇和斯坦利一块回家吃三明治;艾迪则答应说要带一块木板来。他们马上就会到来,完全不会想到亨利一伙人正在班伦。
贝弗莉一只脚刚跨进家门,一下子就被甩了进去。随着一声尖叫,她的肩头重重地撞到了墙上,然后落下来,掉进了旧沙发里。
贝弗莉用力挣扎,亨利抓住她的头发来回扯动。刀子在8月的阳光下闪烁着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