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证件我不能放行。您的证件也可以。

的女人!我——爱她!”
“我知道!”徐睫的眼泪流下来了,“因为我也是这样想你的!”
“我知道,别说了。”林秋叶点头。
“我知道,而且你现在也是军人。”方子君苦笑,“军人,就是为战争存在的职业;而又有多少军人,能够经历战争?战争催化军人的成熟,也催化军人的悲剧。”
“我知道,有人希望我永远不回来。”老赵点头。
“我知道。”
“我知道。”陈勇点头。
“我知道。”队长点头。
“我知道。”方子君深呼吸,“我们不合适。”
“我知道。”林锐给他裹上迷彩服,“不用多说了,我说过不会伤害你的。”
“我知道。”刘芳芳端起酒杯,“我也是军人的女儿,我知道特种部队肯定是很苦的。我先敬何叔叔一杯!”
“我知道。”刘勇军笑,“你爸爸带了一辈子兵了,兵都是什么类型我还不知道吗?我不是作为将军,是作为你的父亲——他的一个朋友的父亲来和他谈。你应该相信我,在战场上,你爸爸的一句话可以让成千上万的士兵去赴汤蹈火!不了解士兵,我做的到吗?”
“我知道。”哨兵礼貌地说,“但是按照规定,没有证件我不能放行。您的证件也可以。”
“我知道。”这个特种兵惊喜地,“中国的西点军校,我的荣誉!”
“我知道……”方子君闭上眼睛。
“我知道了,陈勇。”方子君苦笑,“你是军区特种大队的陈勇,特战一营的营长?”
“我知道了——你提前跟我过愚人节!”张雷哈哈笑。
“我知道你。”冯云山淡淡一笑。“战斗英雄么,当年的名人。但是隐蔽战线的斗争和战场上的真刀真枪还是不一样的,我们现在还没有得到更多的线索,不过可以肯定敌特已经在这个区域活动了。”
“我知道你不乐意。”副部长笑,“自己当独立大队的大队长习惯了,所以不希望再来个副大队长——我问你一句,你正团几年了?”
“我知道你回来了!”何小雨抬起头大呼一口气,“再让我咬一口!”
“我知道你是军人,可是我不是啊!”谭敏哭着说,“我为什么要这样呢?”
“我知道你牺牲自己都无所谓,不愿意伤害乌云的心。”耿辉说,“但是你要对得起这个信仰,谁更适合?谁更能成为我们这样一支特种部队的中坚力量?你自己心里有数。”
“我知道——所以我开了香槟,和各位勇士喝一杯就走。”廖文枫笑着说。
“我知道我卑鄙……”萧琴哭着说,“但是我都是为了芳芳啊……”
“我知道我不会再有孩子了。”何小雨笑着对靠在门边哭的方子君伸出手,“子君姐有,子君姐的孩子就是我的。让我听听,我这段时间在医院最喜欢听子君姐的肚子了,小家伙在踢……”
“我知道我傻!”乌云哇哇大哭,“但是我真的是想立功啊!林锐,你是城里人,你不知道我们草原牧民生活多苦啊!我就是想立功,多立功,然后提干!就可以把我妈接过来!”
“我知道这对你很难。”刘勇军苦笑,“不过我绝对没有命令你的意思,我只是希望你考虑一下。芳芳从小在干部家庭长大,没遇到多少挫折,但是也没有更多的朋友,更不要说异性的朋友。作为一个父亲,我只是希望她可以健康成长起来,不强求什么。如果还有做普通朋友的机会,不要拒绝她。好吗?”
“我忠诚我的军人职责,牢记我的入伍誓言!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勇往无前,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!在比赛当中——灵活机动,意志坚定!遵守纪律,勇敢顽强!……”
“我驻港部队步兵旅警侦连,将和其余单位的官兵一起组成进驻香港的先头部队!”林锐的声音很高却非常坚定,“我们这先头部队的509名中国人民解放军官兵将于公元1997年6月30日9时整从皇岗口岸提前进入香港,接管香港防务!”
“我撞个木钟。”耿辉说,“这两个人我欣赏,能不能考试完了借给我?”
“我准备当兵了,做一个何叔叔那样的战斗英雄是我从小的梦想——陆军学院,侦察指挥专业。”
“我自己去。”张雷说,“他是找我,你们别管。”
“我自己偷偷装的。”田小牛笑。
“我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雷克明,是总参情报部的。”雷中校淡淡说,“你们现在由我指挥,一直到任务完成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