候找个时间吃餐饭或者什么的

船津点上烟,抽了两口,然后伸个懒腰。
船津点着头,望望贵志那边。贵志依然在跟真纪聊的热火朝天。
看外面,回头向冬子道:“我希望你去我那里坐坐。”
船津看样子不知道冬子是和贵志一起去的。
船津看着冬子讲话,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。
船津苦笑了一下,“但是我失败了。我对女性所知甚少。只读了点医书,便以为什么都懂,结局就可想而知了。”
船津老实地点点头。
船津离开后,冬子将信封拿起来。冬子母亲立刻就问她:
船津脸上这才重又有了笑容。
船津两手撑地,像是马上就会支持不住。
船津踉踉跄跄地总算上到了三楼。他从裤袋里掏出钥匙打开门。
船津每回一来就回去了,虽然两个人之间没有什么太多的话题,可他也太匆匆忙忙了。或许,他觉得坐久了会对不起贵志?
船津猛地起身,用毛巾被盖住肩膀,背过身去。
船津猛喝了一口加水威士忌,“我想忘了你。”
船津猛喝了一口咖啡,才接着道:
船津拿出记事本。
船津年纪小,人也很机灵,不过,两个要对面坐的时候,却没有足够的话题。毕竟,他不是贵志,贵志和冬子的交情已经不是一年两年的了。
船津扭捏了半天,取出一只扎着彩带的四方盒子来。
船津趴着问道。
船津捧着杯子,低着头。
船津颇为不悦地站起身来。他一声不响地走到外面,招手截停了一部的士。
船津却言又止。
船津热切的声音和机场宣告出发时间的广播声音交织在一起。
船津若到公寓来,难保不发生上次那样的事。
船津稍顿了顿。
船津使劲抓抓头皮。
船津似乎比刚才在饭店里的时候拘谨的多了。
船津似乎觉得还是摊开讲比较好。
船津似乎注意到冬子的情绪。
船津是在下起雨后的下午打来电话的。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