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一个叫人苦恼的夏天,整天跟着乔跑。我不

抖。他就这样抱着她过了很久。“等到你结婚并不是太令人恼恨的事。”他说着抚弄着她的头发。“谁知道呢?也许有一天我们会结婚。我妈遇见我爸时只有十六岁。”
马特又翻转身来长时间地盯着她的脸看。几分钟后,特雷西感到他那发育不全的手指伸到了她的三角背心的边缘。“够了。”她说。“并不能因为你有个坏手就意味着你可以来碰我。我那儿什么也没有,大概你还没有注意到。”马特坐了起来。“你今天怎么这样喜怒无常?你和你母亲打架啦?”“没有。”特雷西想起了卡里的邀请。“喂,我今天见到了姨妈。她是旧金山的一名很能干的律师。她想要我去和她过一个夏天。她说要带我去买东西,去逛风景。”她把一缕不整齐的头发从额上拨到了一边,记起了卡里提到的要带她去她的理发师那儿做头发。“我去不成,当然啰。我能盼望些什么呢?又是一个叫人苦恼的夏天,整天跟着乔跑。我不想被累死,你能怪我吗?”
马特又坐回到了驾驶座位上并用他那只完好的手摇动曲柄开动马达。来到公园后,他从行李箱里拿出一条毯子铺在草地上。特雷西拍拍弟弟的小臀部,指着游乐场叫他去玩。他俩坐下以后,马特探过身去,拉着她一缕头发,弯下腰想要吻她。
玛丽·斯但迪什看到一个穿着摩托车皮夹克的长头发男子提起了黄带子,向屋前走去,便停止抚弄头发,跑了过去,将麦克风朝托尼·曼西尼脸前凑去。她从最近的几桩偷窃案里认出了这位侦探。“你能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事吗?受害人是谁搞清楚了没有,有人提到了一场搏斗,凶手还逍遥法外吗?”
迈克,阿特沃特身高6英尺4英寸,雷切尔还从来没见过像他这样完美的运动员的身躯。他体形修长,两条腿占了全身很大的比例。一头棕色的头发修理得很整洁。他将头发全都朝脑后梳,用了什么发胶使头发很服帖,好像他是刚从浴室里出来似的。他那黑色的双眼被睫毛浓浓地覆盖着。在他当律师以前,因为破了室内1英里赛跑纪录,他自称是世界级的赛跑运动员。他干什么都是机灵随和而又任意洒脱。“你看上去累极了。”他说。“昨晚上任务了?”
迈克·阿特沃特沉下了脸。“问话完毕,。”
曼西尼从嘴里吐出了一根雪茄渣。“你说的话和他说的对不起来,娃娃。”
曼西尼得意地笑了。“没听说要保护个人的财产吗?你刺伤的那个人付了这座房子的租金。你是非法闯入者,西蒙斯。他怎么会知道你是警察呢?他可以说他认为你是那个杀人犯。”
曼西尼高大粗鲁,肤色红润,有一对水汪汪的小眼睛。他头发鬓曲又浓厚,拖在衣领上有好几英寸长。他那浓密的胸毛从衬衣的边缘露出来。他不值勤时就骑上一辆哈利·戴维森摩托,在镇上轰响着兜来兜去。
曼西尼故意唱起反调。“天是黑的。他受了惊吓。他看到的是一个穿着深色衣服的非法人侵者。他的女友刚刚被残忍地杀害了。这个家伙认为他的生命在危险之中,所以他与你搏斗,把你的武器夺走。照我看来,你很走运,这个家伙没有控告你刺杀他。”
曼西尼喷出了一团雪前烟雾,接着说:“当然我们无法知道,不过我猜想只他们自己在这儿干,至少从这个毒品实验室看来是这样。他们很可能毒瘾非常大,因此要拼命搞到足够的钱来维持他们的嗜好。他们突然聪敏起来,自己动手来配制。因此他们离开洛杉矶,自己在橡树林租了这么一座不显眼的房子。周围环境很安静。大多数都是住户。因为他们是一对男女,所以没有引起怀疑。他们做事很有分寸,从来不在本地买卖。”他环视了一下周围所有的垃圾和杂物。“我看这些人大概从不出门。我们发现有杂货店送货的收据。我们在另外一间屋里还发现了一叠联邦快递信封。他何可能是把脱氧麻黄碱船运回洛杉矶,在那儿的联络人帮他们在街头卖掉。”
曼西尼在计划他们下一步应该怎么走。他们遇到的问题没有什么特别之处。吸毒者的钱经常在犯罪现场消失,他从前在洛杉矶警察局工作时,每年成千上万元的钞票都落到了贪污的警察、投机的救护车医务人员、犯罪现场技师,还有其他有关的执法人员手中。从多方面来讲,偷窃毒品赃款是不算犯罪的罪。不少警官把它当作是一笔红利。
曼西尼皱了皱浓密的眉毛。“他每次抢劫开的都不是同样的车。”
没有拉特索的支援,他的姐妹们会死去。有两个已经去世,一个失踪了。留下的三个过着隐居的生活。她们都长了岁数,没有父亲为她们操办婚姻,活着也没有价值。少年时的他呆在肮脏简陋的小屋里编织地毯,把自己和织机拴在了一起。他是坐油轮来到这个国家的。他苦苦干活,勤奋学习,学习语言和习俗,以便能融入社会又不引起注意,虽然他偏离了伊斯兰教义,但他祈祷真主给他力量来完成使命并且维持生计。
没有说一声再见雷切尔便挂上电话。格兰特是阴险诡秘的。像一名职业间谍一样善于装扮自己,掩盖自己的行踪。由于没有派遣独立执行小组去五金商店,如果她试图控告格兰特对她的袭击,他就会有一个无懈可击的不在犯罪现场的证人。在犯罪时间里,他会声称他正在执行公务。由于有另一名警察支持他的故事,就没有一个人会相信雷切尔,而且,卡罗尔是一个女人,她的陈述会获得很大的信任。人们如何会相信,一名女警察会撒谎造谣以掩护一名男警察去拦截殴打另一名女警察?
媒体正转播典礼的实况。特雷西和乔正摆好姿势和市长及贝茨局长拍照。特雷西在胸前捧着一个相框,里面是她母亲穿着警察制服的照片。乔穿着三件套儿童西装,握着人们送给他的一束白玫瑰。这些日子以来他的脸蛋明显地消瘦了,但双腿仍很健壮。
门猛地推开了。“他没有结婚,是不?”
梦魇成了现实。
梦魇何时开始?去年他被迫和格兰特·卡明斯一起挎枪巡逻。夜,显得那么漫长,格兰特厌烦了。看到一辆锈迹斑斑的旧车停在大街上,格兰特转过脸看着吉米·汤森狡诈地笑了。“我们得先去逮捕一些家伙,吉米,现在正是逮捕他们的时候。”
梦魇在雷切尔的脑子里挥之不去。弗朗西丝手里握着那个穿着粉红绸缎连衣裙的瓷娃娃。甚至现在,她仍能闻到那浓烈的科隆香水味,听到她母亲的声音,看到周围那笼罩着淡紫色光晕的房间。雷切尔和她的母亲是幸福的——她们笑着拥抱在一起。“她漂亮吗?瞧她的裙子,宝贝儿。这个娃娃是一个真正的公主。”
米勒大发雷霆。“你能不能闭上那张臭嘴,女人?”他狂叫。“你是想把本局搞垮吗?这个案子就是因为你才闹得乱七八糟。”
米勒瞪了他几分钟,仿佛他是一个精神病人。“忘掉这件事小子。”他说。“你不是什么大英雄。”
米勒点过名,布置完了各警车的巡逻任务以后,核查了上次值岗时所发生的一些事情。“在镇北发生了一起武装抢劫的案子。”他告诉大家。“嫌疑人是一名二十岁左右的白人男子,个子一般,据报驾驶的是一辆钻蓝色卡麦隆,尚不知其车牌号。他在亨普希尔和瓦格纳撞上了‘7—11’方便小店。店员说他带着深色的滑雪面具,手中的枪支看上去像是高科技9型手枪。据店员判断,这把枪很可能是个玩具枪。如果这家伙真是个精神变态者,那我们要尽可能不打死他。”他停了一下,朝外面看了看。“大约21点,我们有辆切诺基吉普车在哈得逊街被窃。执照号码和车辆识别号码都记在新到的案卷上。”他拍拍手以示解散。“就这些,伙计们。上路吧。”
米勒踱了一圈,然后停下来淡淡一笑。“诚实地说,拉特索,我从来就不喜欢你。请不要见怪,但是你有一些事情使我毛骨悚然。恰恰是现在,尽管如此,我感觉像要吻你。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?”
米勒和曼西尼交换了紧张的眼色。侦探从嘴里拿下了雪前,听任一蛇烟灰落在夹克衫上。“救护车来到以后,你回来过吗?”
米勒警长从桌上的盒子里拿起一根牙签,将它插进牙齿缝里。他需要的是一支烟,或许是喝杯浓酒。他穿过房间,将门打开,头朝一边歪了歪,示意雷切尔到他办公室里来。
米勒警长凑过身去摸了摸格兰特靴子的顶端,然后又递还给他。“里面什么也没有。”他说着朝雷切尔看了看。“这只是只挺重的靴子,西蒙斯。当然这么重的靴子很容易踢坏什么,但这没有超出局里的规定。”
米勒警长的声音变得尖利起来。“这不是警察参与的枪击事件,不知道你这种想法是从哪里钻出来的。我们没有对这孩子开枪。有一个暴徒开枪打中了他。你在不在那儿,西蒙斯?你难道不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事?”
米勒警长对着牙签噎得说不出话来,汤森惊讶地看着他,仿佛他是一个幽灵。很长时间没人吱声。
米勒警长记下了那所中学的电话号码,过了一会儿,他打电话去学校,要求办公室的职员叫希拉·罗斯接电话。十分钟过去了,这个女孩接了电话,于是米勒便开始连珠炮般地问她。“今天早晨你没有看见特雷西吗?”
米勒警长让无线电接线员呼叫在外巡逻的弗雷德·拉蒙尼,把他召到了他的办公室。拉特索进来以后,米勒指着办公

Leave a comment